铝硝酸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硝酸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世界经济将因新兴市场而变

发布时间:2021-10-20 19:09:50 阅读: 来源:铝硝酸罐厂家

世界经济将因新兴市场而变

世界经济将因新兴市场而变 更新时间:2010-6-15 0:00:20   [ “如果我们站在2020年,往回看过去的10年。我想我会说,在过去的10年,全球经济最大的变化,就是新兴市场所扮演角色的转变,或许对于这一点,有人会感到诧异。但我们可以看到,全球经济不平衡状况正在慢慢缩减,全球资源也正在重新分配。” ]  新兴市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被如此多的全球投资者重视。  RCM全球首席投资总监、德盛安联资产管理董事局成员Andreas Utermann日前在上海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称:“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其所拥有的庞大人口以及高增长率将会让世界经济发生重大改变。”  RCM和德盛安联同属德国安联旗下,前者管理着1205亿美元的资产,后者的管理规模达1.17万亿欧元。  “七国集团和金砖四国的一些先行指标,都已反映出这些区域内经济体的复苏迹象。不过,在今年一季度全球经济获得强劲增长之后,我们预期增长率将会有一定程度的放缓,各国货币刺激政策将陆续结束,而各国企业也即将完成重建库存的过程。”  新兴市场角色转变  “全球各主要市场数据显示,2009年和2010年初经济已有显著加速增长,但与历史数据相比,我们预期这次反弹将是温和的。” Utermann对本报记者表示,尤其是OECD国家的增长,速度会放缓。  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一状况呢?他认为,OECD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非常不同。“OECD国家之前为了追求成长,举大量负债去刺激经济发展;同时大量增加政府支出。现在,有些国家已经出现了一些问题,国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率将上扬,不少已接近或者超过100%,这将显著拖累经济增长。但我认为,今年,不会出现主要经合国家破产的情况。”  Utermann称,如果OECD国家政府的支出,不能带来区域内产业更快成长,就只能依靠出口,尤其是出口到新兴市场国家,而这也将成为OECD国家增长的主要动力来源。因此,新兴市场被赋予很高的期望。  “如果我们站在2020年,往回看过去的10年。我想我会说,在过去的10年,全球经济最大的变化,就是新兴市场所扮演角色的转变,或许对于这一点,有人会感到诧异。但我们可以看到,全球经济不平衡状况正在慢慢缩减,全球资源也正在重新分配。” Utermann认为,这些在未来20年会更加明显。  “现在大家对新兴市场国家看法不一,很多人说,相对于OECD国家,新兴市场国家债券的贴现正在逐渐缩减。但我不这么认为,新兴市场是将来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新兴市场的债券,未来是一个主流品种。”Utermann说。  中国要减少泡沫积累  “欧元很弱”、“欧元何时崩溃”是最近很长一段时间里,投资界广泛谈论的话题,而Utermann却给出了不一样的看法。他认为,事实上,欧元在诞生之前,也有很多认为“欧元不会面世”的观点。另外,欧元从诞生到现在,只是贬值了15%左右,远没到崩溃的边缘。  “综观金砖四国,大部分国家的货币增长仍极为强劲。中国国内的货币增长可能出现过剩的情况,近期中国政府推出的紧缩货币政策,导致了货币增长的再度回落。”Utermann称,中国政府在过去的15个月采取了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信贷增长过剩及金融市场自由化,这可能是造成日后新一轮资产泡沫的基础。长期而言,中国相关资产或会最受影响。  Utermann对记者表示:“以往我们经常会问的一个问题是,新兴市场国家的增长是否能够持续,但是我看到一个非常正面的数据是,过去12个月,亚洲国家在区域内贸易的增长,大大高于与区域外市场进行贸易的额度。新兴市场国家每一个都有不同的状况,但我认为,都还比较正面,政府的负债率相比也还处于比较低的位置,就业数据也比较正面。与此同时,适度宽松的财政政策也是一个可持续的推动力。”  不过,他同时也认为,这也使一些风险正在累积,例如房地产市场,一些中国城市可能有资产泡沫的存在,也就是说,之后的政策要减少这些泡沫的累积。  在Utermann看来,另外需要各国政府加以注意的是通胀问题,尽管可能不是特别棘手,但也不可以掉以轻心。“在OCED国家,目前通胀还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至少在未来的12到18个月,都不会带来特别大的麻烦。OECD国家其实非常担心经济二次探底,并且试图采取措施加以避免。这些国家现在陷入了一个两难困境。”  新兴市场估值仍较低  “就市盈率对股本回报率而言,我们可以获得如下结论,即俄罗斯的估值具有吸引力、巴西的估值大致合理、印度的市盈率处于结构性高企的水平,而中国现在的估值昂贵,但并非过高。” Utermann称,整体而言,新兴市场现在的市盈率处于平均值,但股本回报率高于平均水平。因此,新兴市场整体估值并不高。  他同时还表示,预计“金砖四国”经济的高增长率将带动全球经济保持增长。新兴市场的负债也低于1997年时的水平。  “但我们也发现部分国家已经建立了庞大的库存。综观经济过热的国家,中国的风险似乎更高一些,货币政策现在能够抵消收紧信贷标准。短期而言,新兴市场国家并没有改变与发达国家货币挂钩的迹象,最终将影响利率水平,而利率水平往往显得过低。”  “在2010年,我们对全球新兴股市保持乐观。我们预期, 2010年的回报将与企业盈利增长的预期相仿。”  Utermann称,不过新兴市场也面临一些挑战,例如当地资本市场并非完全开放。“我们需要时间,中国市场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市场,这会让我们管理的基金投资重点有所移转。”新兴市场的成长将改变全球经济大国和资本市场的格局。 声明:本频道资讯内容系转引自合作媒体及合作机构,不代表自身观点与立场,建议投资者对此资讯谨慎判断,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钛铁矿选矿设备

家电镀锌板

工地塔机喷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