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硝酸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硝酸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腾越起义遗址大多不复原样将申报省级文物保护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6:11:20 阅读: 来源:铝硝酸罐厂家

腾越起义后不满两年,起义领导人张文光就在腾冲硫磺塘遇害,刀安仁在北京含恨而终,刘辅国也被迫逃往缅甸避难。在连日走访中,记者先后瞻仰了刘辅国故居、张文光故居、张文光墓、张文光遇害处、腾越起义指挥处五皇庙、滇西军都督府旧址、刀安仁故居、刀安仁墓等辛亥腾越起义遗址。因年代久远,这些历史遗迹大多不复原样。3名起义领导人惨淡结局的背后,那些见证历史的各处遗迹历经沧桑后,或被毁灭、或挪作他用,或被埋没……值此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之际,记者逐一走访这些革命遗址,冀望能唤起人们对此关注,重拾这段历史。

刘辅国故居成普通民宅

72岁高龄的刘硕勋老人,系腾越起义领导人刘辅国之孙。其虽为一介布衣,但早已成为当地知名的腾越文化研究名士,书法尤为一绝。走进老人书房,书香四溢。说起祖父刘辅国当年投身革命的事迹,老人思路清晰,并不善言谈的他却能如数家珍。老人至今年珍藏着其祖父刘辅国的数枚印章。在他的带领下,记者走进刘辅国故居。

刘硕勋珍藏着祖父刘国辅的信件和文书

刘国辅用过的章

这是一栋典型的当地民居。走进大门,即为庭院。正中是三间正房,两侧是厢房。看上去,虽然有些旧朴,但房屋保存完好。“这是后来移建的。”他说,现在的刘辅国故居,并非其祖上的老房子。其祖上乃是湖南长沙人。迁至腾冲后,世代经商,生活富足、安逸。到了他祖父刘辅国这一代,家中人丁兴旺,其曾祖父有7个儿子,刘辅国排行第五。刘小时候就特别聪慧,且“好览时务”。虽然生在“富商”之家,但其并未坐享其成。成年后,在密友、干崖土司刀安仁的资助下,到盈江弄璋街自立门户,做起中缅边境贸易,“主要是贩卖一些中缅特产”。在弄璋商业街有10几个铺面。刘虽为商人,但对当时清政府的无能腐败、丧权辱国,深恶痛绝。1906年,同盟会先达秦力山到达盈江宣传革命,并介绍刘参加同盟会,走上革命道路。他家的老房子,也因此成为当时革命活动的又一个重要场所。

腾越起义后,因为老宅距离后山太近,遂将其往前平地移建。到他父亲这代,家人或到外地工作,或盖起新房。老宅就无人居住了。他介绍,虽然其祖父曾为腾越起义最为重要的3名领导人之一,但腾越起义后第3年张文光遇害当天,刘家也未能幸免。在被杀手包围后,刘辅国从家里翻墙逃往缅甸避难。数年后回家也成为一介布衣,归隐田园,不问世事。至今,他家的老宅仍为一普通民宅。

张文光遇害处、墓地鲜有人造访

和处于热闹村庄遇冷的故居一样,位于现今知名旅游胜地腾冲热海的张文光遇害处,也备受冷落。9月4日中午,前往腾冲热海的游客,在景区门口排起长队。进入景区不过百米,就是知名的热海大滚锅。张文光遇害处,就位于大滚锅背后。与争相围在大滚锅拍照、煮鸡蛋的热闹情景不同,纪念张文光遇害处的小亭子里空无一人,整个亭子周边及刻有张文光事迹的石碑旁,也无祭拜留下的香烛、菊花等物。

记者随机采访几名游客,竟无人知晓与大滚锅相隔咫尺之地,曾有一位辛亥风云人物在此遇害。

而位于腾冲县城东郊卧牛岗上的张文光墓地,虽已是当地县级保护文物,但通往墓地的台阶长满青苔,鲜有人上下。墓地四周也是杂草丛生。墓碑上,介绍张文光生平及其革命功绩的碑文已经掉色,模糊不清。“这虽是我家祖坟,但也是文物。”张文光之孙张兆兴老人徒手清理坟头杂草时,连声叹息。

与刘辅国、张文光故居不同,时为腾越起义临时指挥处的五皇庙,原本是供奉五皇神灵的寺庙,如今已变成腾冲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器材耗材库、应急物资储备室”,房屋也经过翻修。若无人介绍,根本无法看出这曾是一座庙宇,其周边已由农田变成城市街道。每隔5天集市日,贩卖玉石、古玩的商贩都会云集于此,十分热闹。

位于今腾冲一中内的滇西军都督府成立旧址,原本也是一座财神庙。如今仍有一道刻有“财神庙”三个蓝色大字的牌坊庙门,但进入庙门即为腾冲一中的办公场所,难觅往昔踪影。

刀安仁故居重修后将申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刀安仁的干崖土司府,位于盈江县城20余公里的新城乡。9月5日,新城乡上空日头毒辣。穿过一条乡街,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广场后,就是干崖土司衙署。虽然正在修葺,但放眼望去建筑群气势宏伟,坐东朝西,颇有官家威严。正在修缮的整个建筑群,分为四堂三进。大堂在前,为审判厅;二堂为土司议事厅,干崖土司辖区内的所有重大决策都在此厅商议;三堂是土司贵族及元老办公处所在,正堂居后是土司办公及住所。每进中间为天井,两边是厢房,兼具司法、行政、居住、娱乐等功能。

正在给走廊上漆的一名工人介绍,他们已经在此进行修葺工作两年多了。记者看到,整个工地内有多位木工、油漆工。“这个是文物,要最大程度按原样修复。”

“现在工程已进入收尾阶段了。”新城乡文化站工作人员刀燕琴介绍,刀安仁故居的修复工程共分为三期进行,目前正在施工的是第三期工程:主要是恢复照壁、建筑彩绘、后花园、围墙等。

原来,刀安仁故居毁于1924年干崖兵灾。1925年之后,刀安仁长子即干崖第二十四任土司刀京版,曾组织进行修复。解放初期仅剩两进两院,至文革期间又遭到严重破坏。

新城乡副乡长赵东辉介绍,刀安仁故居修复工作从2007年底开始。一期工程投入250万元,主要是在原址上修建土司府四堂正房及两侧厢房,于 2008年2月份完工。二、三期工程则主要是对原来建筑的修复,共投入资金700万元。9月底,工程将全部完工。预计10月10日投入使用。

据盈江县文物管理所所长李黎介绍,目前刀安仁故居已成为德宏州重点保护文物。重新修复后,当地政府相关部门将申报省级文物保护。

腾越起义领导后人——张兆兴

希望把张文光故居建成“腾越革命”纪念馆

随着岁月流逝,当初参加腾越起义之人先后故去。为让后人能瞻仰革命先辈的遗址,铭记他们的功绩,腾越起义领导人之一张文光之孙——张兆兴,希望能把他家的老宅,建成腾越起义纪念馆。

张文光故居位于腾冲县城东郊两三公里外的前董库村。面临远近知名的阎家塘地热温泉;背靠苍翠成林的卧牛岗。依山傍水,风光秀丽。9月3日,在张兆兴老人的带领下,记者沿着阎家塘边的乡间公路,步行不过百米,就来到一道古朴的大门前。“这就是我家的老宅。”走到门前,张兆兴老人,熟练地从裤兜里掏出钥匙,打开那扇不曾常开的大门。庭院简朴,已十分破败。

迈入庭院,仿佛随时光穿梭至100年前,那个常有陌生人造访的大家庭。远道而来的革命志士,聚集在正房客厅,痛斥满清政府的腐朽统治,拍案而起,密谋筹划起义。张家的女主人则热情地为这些陌生来客端上一杯热茶,接着默契地匆匆退出。庭院里,几个孩子在无忧无虑地玩耍……

如今,这个酝酿腾越起义的重要场所,已经完成它的历史使命,正在一点一点地塌陷、倒下。站在门口放眼看去,院子里的杂草已经疯长到齐人膝盖。正对大门的正房虽然仍矗立不倒,但已是千疮百孔。两侧的七八间厢房,已倒塌过半。

“小心点,已经成危房了。”记者走进正房,张兆兴老人急忙提醒。进入正房后墙处,一道开于墙脚处的小门,与整座老宅建筑极不协调。“这道小门与他(刘辅国)家后院相通。”张兆兴介绍,他祖父张文光投身革命后,常有革命者来到他家。为掩人耳目,他家老宅与刘家都在后墙开了一道小门,便于革命志士进出、联络。

“我家就是当时革命活动的主要场所。”张兆兴说,1909年,同盟会员黄毓英、杜赣甫、马幼伯等,带着刘辅国的信函,来到张家,与张文光共商革命大计。张文光与黄毓英就在他家盟誓:“光在腾举事,兄应我于滇垣,君在滇举事,我应君于腾越。”

腾越起义前5日,张文光召集在腾越的革命志士钱泰丰、彭蓂、方涵、薛朗、李光斗、宋学诗等,在卧牛岗张家歃血盟誓。此外,张家老宅还是同盟会外围组织——“自治同志会”的主要活动场所,“同志聚首,讨论发难方法”的腾越起义策源地。

腾越起义成功后,张文光先后任滇西军都督、云南军政府协都督、大理提督等职,是名副其实的辛亥革命风云人物,名动一时。厌恶官场辞职回家后,家乡父老仍视之为大人物。“乡绅、名士、官员都称他‘张军门’,老百姓则叫他‘张大帅’。”张兆兴介绍,现今位于卧牛岗下的张文光故居,乃张文光亲自筹建,建于1904年至1905年,至今已逾百年。 但如今,老宅历经百年风雨,现在仅存正房和部分偏房,已经腐朽歪斜,即将倾倒。“修复、保护,迫在眉睫。”

张兆兴认为,张文光故居既是腾越起义策源地,更是幸存的革命遗址和历史见证,具有深厚的历史文化价值。他建议,以其祖父张文光故居为基础,建立腾越起义纪念馆。既可保护故居,又可为展示这一历史事件提供场所平台;既可节约土地,又可节约资金。

对此,腾冲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李继东表示,张兆兴老人的建议,政府相关部门已考虑多时。但因土改时,张文光故居按当时居住现状,分为当地4户人家所有。虽然张兆兴老人,愿意无偿捐出其持有产权的故居部分,但其他3户人家的产权纠纷仍难以调和。当地政府将继续促成此事。

蓄电池搬运车批发

数控玻璃机械图片

路牙石钢模具货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