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硝酸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硝酸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姥爷的遗产之第一个死者-(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38:58 阅读: 来源:铝硝酸罐厂家

“三叔的事情我就不方便去了,你安排一下时间去看看吧。”父亲靠在阳台吸着烟,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

“恩,我这周末就过去。”妈有些厌烦的挥了挥手,耸着鼻子说道。

“妈,我也要去。”说实话我也很讨厌烟味。

就在我说完之后,我爸妈居然同时转过身来看我。

“不行!”

“不行!”

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姥爷走的早,前一阵子,姥姥也走了,现在妈那边的老辈,就剩下三姥爷了,三姥爷小时候带我去河里游泳的事,我一直都有印象的。很多年没去了,我想去看看三姥爷。”我虽然还在上学,可也是大男孩了,说的话爸妈也应该多少要尊重的。他们不让我去应该是因为姥爷这次叫大家去的原因不适合我这个小辈过去,可我有一种感觉,如果现在不去看看三姥爷,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

“好好好,小晨就去看看他三姥爷吧。”妈不知是不是想到了才过世的姥姥,有些落寞的说道。

爸目光闪动,看了看妈。

“去了也好,给你妈做个伴。”

“太好了!”哈,终于不用窝在家里看那些枯燥乏味的破书了,我压抑着心底的开心,兴冲冲跑去卧室收拾衣服。

三姥爷是一个已经八十多岁的老人,在妻子过世后就变得性格孤僻,自己花钱在很偏的郊区建了一栋乡间别墅,周围都是一些油菜地,距离最近的村子也要四十里地开外,而通向这间别墅的唯一一条路,是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平时一下雨,不管多大,路基本上就走不成了。

我知道的这些,也都是在路上妈妈讲给我听的。

从市区开车出来走了大概一个半小时公路,又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土路,绕到了一条环山公路又走了半小时,听妈说终于要到了。

一路驶来路面坑坑洼洼,路况确实不太好。

天空也灰蒙蒙的,好似随时都会下雨。

大雨。

“近日来,我市受到台风‘星辰’影响,预计中南部地区在今后几天将有大到暴雨,市气象部门提醒各位市民做好防潮防汛工作,迎接即将到来的恶劣暴雨天气。”

车内广播忽然开始播报紧急气象新闻。

我隔着玻璃看了看天,确实比平时暗了不少,隐约还能听到呼呼响的风声吹着车窗。

“小晨呐,一会到了你三姥爷家,不要乱说话乱动啊,你舅舅,舅妈还有一些其他亲戚应该也会来,到时候要乖一点。”妈一边开着车,一边还不忘唠叨几句。

“妈,我都大三了,又不是小孩子,你不用操心那些。”家长总是在自家孩子是“大孩子”和“小孩子”之间不合时宜的互换。

正说着,前方隐隐约约出现了一座独栋别墅,整体白墙灰瓦,三层一体,四周荒无人烟,一片空旷。

我虽然对别墅的风格不太懂,但也能看出应该是中式风格。

在别墅的右边还有一座长方形的建筑,紧挨着别墅建着。可能是停车库?

妈妈在一位穿着灰色褂子的老者引导下将车子停在了别墅院子靠西的墙边,下车时我注意到算上我家的车子,这里已经停了三辆车了。

“这位应该是老爷的侄女,梅小姐了。”穿着灰色褂子的老者在帮妈妈开车门等妈妈下车之后,立刻上前一边点头一边笑着说道。

“叫我小梅就行!您就是我常听三叔提起的那个从许多年前就跟着他的胡管家,胡老了!”妈妈说着,对着面前的灰卦老者弯腰行了晚辈礼。

妈妈的嘴角带笑,眼神被略厚的眼镜片折射,从我的角度看的不太清楚。

妈妈虽然说话是笑着的,动作也没有什么跟话不符合的地方,可偏偏给我的感觉却又不是那么的恭敬。

“这位应该是令郎了。”胡管家面带微笑的打量我感叹着说道。“都已经是大小伙子了。”

“胡老慧眼,这正是犬子,小晨,还不快来给胡老问好!”不知道为什么,妈妈一到了这里,说起话来总感觉怪怪的,感觉好像是在走钢丝一样,一脚都不能踩空,一步都不能走错。

“胡老好!”我连忙上前鞠上一躬。

“好好好,生的俊俏,体格也跟老爷年轻的时候一样健硕挺拔。”胡老虽然嘴里是在说着关于我的话,可却面朝着别墅那边。

难道是我多想了吗?

不知道妈妈有没有看出我心中疑惑,给我招呼一声进屋之后,就跟胡老两个人相互寒暄着往别墅大门走去。

我也紧随其后。

不得不说,三姥爷真的很富有,这整栋别墅虽然从外观上看去是以中式别墅为主体建造,可从正门进入大厅才发现,原来室内的装潢全完是沿用哥特式装扮,从壁炉,墙上的挂饰,地砖,无不体现出法式建筑的特点。

好大啊,我感叹着,跟随母亲和胡管家走在宽敞的别墅大厅。

走廊尽头处还站着几个人,就在我感叹大厅奢华的时候,妈妈和胡管家已经在前边和那几个人一起说着话了。

说着,妈妈还一回头向我招手。

我连忙跟了上去。

“舅舅,舅妈好。”

“大姨好,大姨夫好。”

才一年多没见,印象中雄伟健壮的舅舅李军,现在身子却有一点佝偻,双眼深陷。微笑着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哎呀,小晨长得真快呐,每次见到都比以前更帅气了!”这是我的舅妈张珊清,跟舅舅结婚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有孩子,明明快四十的人,可却保养的很好,打扮的像个只大我几岁的姐姐一样,眉眼带笑的对我说道。

站在妈妈身边跟妈妈年龄差不多大的女人,就是我的大姨李小兰了。大姨一脸愁容,好像没有听到我打招呼,皱着眉毛盯着地板,左手捏着右手放在身前,想着什么事情。

“小晨。”浓眉大眼高出我整整两个头的大姨夫孙建国,面含笑意对着我点了点头。

“各位,请到会客厅里去稍微等候一下老爷,他很快就下来。”胡管家说。

大姨夫第一个响应胡管家的话,拉着还在走神的大姨李小兰往会客厅走。

妈妈给了我一个“跟上”的眼神后,走在舅舅的身后,向会客厅走去。

大家到了会客厅,有一个穿着褐色小夹克,梳着跟周润发一样的大背头,鹤发童颜的老者已经坐在那里。

这个人就是我的三姥爷了,三姥爷看起来精神抖擞,双目炯炯有神,完全没有一点耄耋老人的萎靡感。

可又以分配未来遗产家中晚辈叫来,这也未免过于未雨绸缪了吧。

也许只是孤僻久了,想要见见家人了吧。我想。

“老爷,您已经到了。”管家说。

“恩,来,大家先坐。”三姥爷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在看向我时对我慈祥的点了点头。

众人围绕会客厅里的一个大椭圆桌依次落座,胡管家站在三姥爷身后。

“我就不卖关子了,你们都知道我脾气。”三姥爷开口道。

“我这里长了一个瘤子,恶性。时间不多了。”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大家在听到这里,表情各异,但眨眼都变成很心痛,很难过的样子。

我的眼眶瞬间温热,我感觉眼泪随时都可能流出来。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不然我也不会报考警校刑侦专业,可再才刚刚经历了姥姥离世没多久,就又要面对三姥爷的即将离世,心里一酸。 “很好,我不管你们是真的难过还是装出来的,我能叫你们来,就是把你们当做自己孩子一样对待。”我低着头,不让大家看出我的难过,只听三姥爷声音一怔,又开口道。

“不要以为我一定会把遗产留给小军,叫你们来只是做见证。”三姥爷抿了抿嘴,拿起手边的茶杯喝了一口,缓缓说道。“我能叫你们来,就是说你们来的人,都是有资格分到我的遗产的。”

12下一页

---- 作者寄语:第二个死者和第三个死者会在下章一起写出来。接下来谁死,谁是凶手?

西岳华山三清天尊神像雕塑

周口风力发电大弧弯头应用电力领域

天津大口径扇形管生产厂家5050

沧州风电基础大弯头耐高压应用广

淮安CPVC管大弯头实力大厂家

草籽种草客土湿喷机高速团粒客土喷播机

不上户国内环卫垃圾清理车

供应高品质铝单板雨棚厂家免费工地复尺

黄芪苗收获机泉州白芷收获机直供

加气块工地运输车加气块运输车自动装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