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硝酸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硝酸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公寓里的歌唱声-【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1:21:29 阅读: 来源:铝硝酸罐厂家

2017年7月中旬,我辞掉东莞的工作、退掉了那边的房子,来到了佛山这个大城市欲要开始一份新的工作。

来到这里后,我最先面临到的问题就是住房,因此,一来到这里我也没有闲着,连忙跟人去打探住房的消息。

最初打探的时候,人家给我介绍的是我工作的地方附近的小区里的住房,不过因为价格太高,身上储蓄不多的我承担不起昂贵的租金,所以只好放弃入住小区的念头。

我在附近一连逛了两三天时间,打探到工作场所附近的城中村里有价格便宜的房子出租,连忙赶到村里寻找住房。

经过一系列的比价以及实地考察后,我终于找到了一家租金比较便宜、环境还算不错的公寓,不过唯一一点不好的是它所在的位置比较偏僻,平日间,如果是单独路过街巷的时候,时常给人一种很阴森的感觉。不过,看在便宜的份上,对于这点瑕疵我并不是不可接受,因此一见到房子经过房东的游说,我怕到时候被人捷足先登,所以立马和他签订了居住合同。

签下合同后,我便在当天晚上把自己的行李都从旅馆那边搬了过来,那天,我原本想好好地睡上一觉,谁料到了半夜我却听到了一个女人的歌唱声。

那歌唱声似乎在远处,又似乎是在隔墙传来,忽远忽近,无迹可寻,有些吓人。

我心里认为这大概是某个疯婆子晚上太无聊了,所以才在这时候唱歌,对她非常反感。

不过因为是第一天到来,而且见在自己公寓附近的住客没人理会这事,因此我也只能把这事憋在自己的心里。

就这样过去了一夜,原本以为第二夜应该会有所收敛,可惜一到了那个时候,那声音又忽然间响起,我听着那阴森的声音失眠了一夜。

到了第二天下午下班的时候,我连忙找到房东,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不过告诉他的时候,我看到他的表情并没有什么意外,反而一副很淡定的模样,这表现让我觉得他实在太不负责任,顿时勃然大怒,连忙叫他给我退回房租。

结果显而易见,他怎么也不肯退回房租给我,无奈之下,我只得含怒回到租房。

回到租房后,我前思后想,觉得不能让那女人继续这样下去,否则我会睡不好,导致自己工作的时候没精神,这样对初来乍到的我日后在公司站稳脚跟很不利。

想到这里,我心里有了一个主意,我决定晚上的时候自己亲自行动,去抓到这个扰我休息的罪魁祸首。

我调好闹钟,然后躺到床上开始提前休息,睡着睡着,不知不觉睡着了,我这一睡竟然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才醒过来,这情况让我感觉有些无奈。

不过,想到难得的睡了一次好觉,所以心情变得畅快了许多,我甚至认为这或许是因为是那个声音没有出现,所以我这一觉才能睡得这般安乐,因此抓罪魁祸首这事被我暂时放了下来。

回到了公司,领导递了份资料过来给我,那上面要求填的是个人的一些基本资料,所以我如实写了上去然后再转交给领导进行审核。

领导看了一会后,忽然间开口问道:“你现在住在哪栋公寓?”

“无名公寓。咋了?是我的地址写得不够详细吗?”我疑惑地问道,然后伸手过去就要把个人资料拿过来进行修改。

领导按下我的手说道:“不是你写的地址有问题,而是你住的公寓大有问题,你难道就没发现那栋楼基本上没什么住客吗?就算是有,也只是那些基本上无处可去的穷人或者一些新来的不知情的人所租住的房间而已。”

听到领导这么说,我心里突然产生一种不妙的预感,紧张地问道:“那公寓有什么不对的?”

“我曾听闻那公寓里死过人,每逢到了深夜的时候,无论是在公寓里居住还是住在那栋公寓附近的居民都能听到公寓里传出一个女人的歌唱声。”那领导一本正经地跟我说道,并且他认为那里很不安全,劝我赶快离开那里。

听了他的话,我嘴上说听从他的建议,但是心里却觉得他太过迷信,并不可能真正搬离那里。

到了晚上凌晨二点,那个歌唱声再次传来把我从睡梦中吵醒过来。

我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拿起手机蹑手蹑脚地走出了自己所住房间的大门,说实话,出来之后我对那歌声的阴森的体会更加深刻。

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那个寒颤也不知是因为晚间天气有些凉意还是因为恐惧而引起的,总之,无论是哪种因素引起的,在这样的时刻我的心里都很不高兴。

我深吸几口气,为自己加油打气,然后继续在阴暗狭长的过道上穿梭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感觉那声音也变得越来越清晰了,到最后,我终于确定了那声音是从过道尽头的楼梯口那里传来的。

生怕打草惊蛇,我没敢打开手机里的电筒,只是借着楼梯口那里倾泄过来的一点光亮向前逐渐地靠近。

十米,九米,八米……

要是平时这短短的十米距离仅仅需要几秒钟时间就能够走完,但在如今这样的情况下,那短短的距离仿佛是突然间变得很远一样,硬是花上了比平时多几倍的时间。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到达了楼梯口的边缘,剩下的只需要多走一步我就能看到那歌唱的罪魁祸首了。

在这关键时刻,我不知道自己为何竟然有种恐惧的感觉,在一刹那,我的脑海中忽然间想到了领导之前跟我提及的闹鬼一事,在这时候,我的无鬼论观念开始动摇了,我心里开始萌生了要退缩的念头。

不过没等我后退,忽然间一阵阴风刮起,我看到一袭白裙飞扬,黑色的长发也顺着风从楼梯口吹了过来,那头发胡乱飘着,像张牙舞爪的黑蛇一般。

我动都不敢动,连忙蹲在墙角处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风停了后,头发不再飘出,我这时候才谨慎地向楼梯口那里借着墙壁的掩护向楼梯那里瞄了一下,发现那女鬼沿着楼上飘了上去,见状,我偷偷地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我向房东再次提及退房这事,最初房东不肯退,但我拿出向派出所报案这事来威胁他时,他终于同意把租金退还给我。

而我终于如愿换了个好的环境。

南昌治疗前列腺医院哪家好

上海治疗过敏性鼻炎

拉萨治青春痘医院哪家好

松原做不孕不育检查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