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硝酸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硝酸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专家称多数感冒药所含成分可制成新型毒品浴盐

发布时间:2020-07-13 15:34:43 阅读: 来源:铝硝酸罐厂家

与传统毒品的“身体成瘾”相比,新型毒品常被认为更容易造成“心理成瘾”,并且后果严重而不可逆

俗称“浴盐”的甲卡西酮会导致急性健康问题和毒品依赖,过量易造成不可逆的永久脑部损伤甚至死亡

5月26日早晨,鲁迪·尤金在吻别女友后,抱着一本《圣经》离开了家。这是他给女友留下的最后背影。当晚,电视便播出轰动全球的变态“食脸魔”新闻,女友怎么也没想到,这就是出门前还对自己说了声“我爱你”的尤金。

美国迈阿密“啃脸案”造成受害者面部75%被毁。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尤金向来是母亲眼中的好孩子,恋人心中的温柔男友。

他为何突然变得如此凶残?迈阿密警方称,罪魁祸首很有可能是一种被称为“浴盐”的新型毒品。

“浴盐”是什么?中国药理学会神经精神药理专业委员会委员、南方医科大学药学院徐江平教授称,“浴盐”是和冰毒结构非常类似的新型毒品,是一种中枢神经兴奋剂。然而在兴奋过后,却能带来毁灭性的后果。

吸食者大脑处于“超速挡”

吸食“浴盐”会导致人体肾上腺素持续数小时极端上涌,人体会处于偏执的恐惧和愤怒状态

外观像洗澡用的浴盐,这种化学名称为甲卡西酮的物质因此得名。它是一种中枢神经系统兴奋剂,于1928年被首次合成。这种看似毫无杀伤力的漂亮晶体状物质可让人体极度兴奋、精神错乱,因而很受年轻人欢迎。

若甲卡西酮听起来陌生,但它的“同胞兄弟”冰毒(苯丙胺和甲基苯丙胺)却被人们熟知。

徐江平称,冰毒不仅在结构上与甲卡西酮非常类似,而且功能也很相似。“苯丙胺和甲基苯丙胺一开始并非用于娱乐场所,而是用作军事作战中,随后还用于医疗。”

1893年苯丙胺面世时,被称作“觉醒剂”,是一种中枢兴奋药及抗抑郁药。“二战时期,日军为解除士兵疲劳和强化他们的行为而使用这种药物。”徐江平说。

而甲基苯丙胺比苯丙胺多一个甲基,毒性更强,在二战中分别由同盟国与轴心国以Pervitin注册名称分发予前线。“纳粹军广发甲基苯丙胺予士兵以作兴奋剂之用,特别是在苏德战争时的党卫队人员及德意志国防军。希特勒亦曾注射甲基苯丙胺,日本也曾给士兵服用冰毒以提高战斗力。”徐江平说。

20世纪50年代,美国政府颁布法令将甲基苯丙胺规定为处方药。1951年出版的Arthur Grollman所著的《病理与药理学》中指出,甲基苯丙胺可用于治疗嗜睡、后脑炎、帕金森综合症、酒精中毒,以及肥胖症。“不过它们的毒性极强,不久便逐步被取代。”徐江平说。

与之相似,在20世纪30至40年代的前苏联,甲卡西酮也被作为抗抑郁药使用,直到20世纪60年代才出现在娱乐场所。

甲卡西酮药性十分猛烈。如2011年一篇发表在《刑事技术》的研究报告所言,用后可产生“能量爆炸”、“头脑冲击”、“身体冲击”、“思维加速”、“自信增加”和“欣快”等幻想效果,正是这种“奇妙的幻想”让越来越多的人们为之疯狂。

1989年,甲卡西酮便被滥用于美国密歇根州,1992年蔓延到威斯康星州。一发不可收拾。

然而兴奋过后,随之而来的是令人痛苦而麻痹的副作用:妄想、幻觉、焦虑、震动、失眠、营养不良、体重减轻、脱水、发汗、腹痛、流鼻血和全身疼痛。“更加严重的是,甲卡西酮会导致急性健康问题和毒品依赖,过量易造成不可逆的永久脑部损伤甚至死亡。”徐江平说。

全美首位发现这类药物中毒的安东尼·萨喀尔索博士也曾表示,吸食“浴盐”会导致人体的肾上腺素持续数小时地极端上涌。人体会处于偏执的恐惧和愤怒状态,令人体大脑异常地处于本能求生的“超速挡”,让更多氧气传递到肌肉从而增加吸食者肌肉的力量。

“人们总认为从合法渠道买到的东西就是安全的,但他们根本不了解自己在用这类玩意做些什么。”萨喀尔索博士说。

三盒感冒药可提一人次量

市面上大部分感冒药中都含有麻黄碱成分,包括数十种常用感冒、止咳平喘药,这让甲卡西酮的制作变得轻而易举

这种强烈的刺激感从何而来?

徐江平表示,是多巴胺作祟。这种神经传导物质由大脑分泌,主要负责情欲、感觉,传递兴奋及开心的信息,具有一定的“奖赏效应”。“其实人们在恋爱的时候,体内就会释放多巴胺。而甲卡西酮和多巴胺传输,以及去甲肾上腺素传输都有密切关系。”

甲卡西酮、苯丙胺或甲基苯丙胺(冰毒)、摇头丸、K粉、咖啡因等新型毒品,都能通过作用于神经中枢而刺激多巴胺释放,让人产生不同程度的兴奋感。

与之相应,人们熟悉的鸦片、大麻、吗啡、海洛因、杜冷丁等传统毒品,则更强调“镇痛”作用。三国时期,名医华佗就使用大麻和鸦片作为麻醉剂。

据南方医科大学附属江都医院戒毒科主任罗晓云介绍,这是因为传统毒品容易产生类似人体释放的内啡肽类物质这是人体的自然镇痛物质,具有镇痛和使人愉悦的效果。

不过徐江平坦言,迄今无论是根据文献还是新闻报道,几乎没有一种物质带来的刺激感和毁灭性能与甲卡西酮“媲美”。注射甲卡西酮后,“高潮”可持续15分钟至20分钟,这要比一般的成瘾性物质要长。

除了尤金啃脸外,美国著名的毒瘾君子尼尔布朗的现身说法也是明证:吸食“浴盐”半天,当他再次清醒时,发现自己用一把割皮刀将自己的脸面和肚皮割开,“像剥一只虾。”

今年1月,《药物毒理学杂志》报道了一例服用“浴盐”致死的案例:一名40岁的男子在服药后,变得非常富有攻击性,情绪失控,然后出现了严重的幻想症状,撕掉自己身上的所有衣服后跑到了街上。闻讯而来的警察想要将其送往医院,却遭到了这名男子的激烈反抗。为了保护他和周围的人,警方不得已使用了电击装置,而他此刻似乎变得力大无穷,居然连续电了3次才将他制服。被送到医院后,他出现了心跳加快、血压下降、贫血的症状,尽管经过全力抢救,还是在入院42小时后被宣布死亡。

可怕的是,要得到如此凶猛的药物却非常容易。

徐江平介绍,“幻象”产生的始作俑者是麻黄碱,主要作用是提高人体新陈代谢速率,使人心跳加快、血管收缩/血压上升、精神亢奋等。早期甚至作为治疗气喘的特效药,及减肥食品的添加物。

徐江平表示,如今市面上大部分感冒药中都含有麻黄碱成分。包括被大众所熟知的新康泰克、白加黑、日夜百服咛等数十种常用感冒、止咳平喘药。

这让甲卡西酮的制作变得轻而易举。“从感冒药中便可提取麻黄碱,再做成浴盐非常容易。”徐江平说,“更可怕的是,仅三盒感冒药便可满足一个人次的量。”

现状剖析

新型毒品研究需加快步伐

中国的瘾君子也在吸食甲卡西酮。

去年6月,山西禁毒干警在长治查出,矿工为集中精神而吸食的“面面儿”里添加了甲卡西酮。其中,一位矿工3个月的工资共1.6万元人民币被全部吸没。

同年11月,一幅新闻图片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图片上成捆儿的百元大钞整整齐齐地铺了一地,共计8000多万元。这笔巨款来自河南安阳一对贩毒的犯罪嫌疑人李五只夫妇。他们所贩卖的毒品正是甲卡西酮,一共成功贩卖了12.9吨。

去年1月至6月,山西警方破获各类毒品案件4292起,抓获涉毒违法犯罪人员4376人,共缴获各类毒品5593.8千克,其中甲卡西酮1315千克。

“新型毒品正以惊人的速度赶超传统毒品。”罗晓云认为,量上的增长源于人们错误的认识。“人们对这种毒品的毒性还不了解,仅把它当作普通药品进行销售。”

由于想过刺激、兴奋的生活,这些新型毒品成为烟雾缭绕的KTV、酒吧等娱乐场的“画龙点睛的上品”;而工作的压力也促使人们趋之若鹜。“很多长途司机为了提神也会吸食,甚至还会发生在高档写字楼。”徐江平说。

然而,很多人低估了新型毒品的副作用。“吸食毒品短时间内不会有明显症状,但长期使用会逐渐造成精神空虚、抑郁、焦躁,甚至死亡。”徐江平表示,与传统毒品的“身体成瘾”相比,新型毒品常被认为更容易造成“心理成瘾”,并且后果严重而不可逆。

我国早在2005年8月26日就出台了《易制毒化学品管理条例》,其中麻黄素被列入到一类易制毒化学品中。禁止走私或者非法生产、经营、购买、转让、运输易制毒化学品。

2010年9月1日起,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公安部、卫生部发布公告,称4-甲基甲卡西酮列入第一类精神药品管理,未经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进行4-甲基甲卡西酮的实验研究、生产、经营、使用、存储、运输和进出口等活动。

不仅如此,国家近年还对药店的非处方药、中成药实行限购,“但仍是治标不治本。”徐江平称,为了得到甲卡西酮,一些毒贩会叫几个小孩分别在好几个药店买药,再集合起来提取麻黄碱。

此外,大医院开药的剂量好管,那小诊所呢?罗晓云透露,很多贩毒人员在网络上搜寻到制毒方法后,再利用小诊所这一渠道获取大量原材料。

不仅是甲卡西酮,医院用于临床麻醉的盐酸氯胺酮原液经过简单加工就可以制造成K粉。2004年6月,湖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调查显示,有3092件共900多万支盐酸氯胺酮注射液去向不明。后经警方查明,这些原液大部分被制毒犯罪分子从医药公司骗购后制成K粉流入了市场。

“原材料太容易获取,我们的监管还存在空白地带。”罗晓云称,尤其是像“浴盐”一样的毒品,乔装打扮后混在市场中出售,总能蒙混过关。

在徐江平看来,广东对新型毒品的研究也远远不足,至今还没有一个专门的研究机构,去研究新型毒品的制备、毒理及防治药物等,“比如,对甲卡西酮等新型毒品的研究就非常少。”

徐江平曾经在北京的研究机构从事过戒毒的研究,鉴于广东省的毒品严峻形势,他希望把这块捡起来:“北京、浙江有相关的研究所,做得非常好。我已派三位研究生前往北京学习,接下来希望能在广东成立一个与毒品及戒毒相关的研究机构,填补广东省毒品研究领域中的空白。”

名词解释

致幻剂名称:浴盐、丧尸剂、喵喵、象牙、光环、香草的天空

正式名称:甲卡西酮

IUPAC名:2-(甲基氨基)-1-苯基-1-丙酮

分子式:C10H13NO

英文名称:Methcathinone[wiki]

“浴盐”为新型致幻剂。根据国家滥用药物研究所的报告美国有毒药品中心的医生和临床专家已经指出口服或鼻吸,含有合成兴奋剂的“浴盐”会引致胸痛,高血压,心跳加速,烦躁,幻觉,极端偏执和妄想。

“浴盐”是一种中枢神经系统的兴奋剂,在最危险的情况下,药物滥用专家形容其兴奋功能比可卡因强13倍。而其带来的精神状态改变,可能会导致恐慌、躁动、妄想、幻觉和暴力行为。这种新型的药物可能是导致迈阿密“啃脸案”的罪魁祸首。

渭南订制工作服

酒泉设计西装

黄石工服订制

锦州工服制作